中國共產黨新聞網>>理論
                  分享

                  “這里就是中國的未來”——讀伊斯雷爾·愛潑斯坦《突破封鎖訪延安——1944年的通訊和家書》

                  蔡嘉生

                  2021年07月07日08:16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這里就是中國的未來”

                  伊斯雷爾·愛潑斯坦是國際知名記者和作家,1915年出生在波蘭華沙,兩年后隨父母移居中國?箲饡r期,他作為《紐約時報》記者對中國戰場進行深入采訪和報道,其間加入宋慶齡主持的“保衛中國同盟”,積極宣傳抗日斗爭并為中國爭取國際援助。1944年,他突破國民黨的封鎖,以“中外記者西北參觀團”成員的身份訪問延安,寫下大量的新聞報道和家書,得出“這里就是中國的未來”的深刻結論。1995年,為紀念中國抗日戰爭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50周年,愛潑斯坦專門將其當年發往《紐約時報》的25篇通訊和寫給妻子的14封家書結集成書,為后人了解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戰活動提供了許多鮮活材料。該書篇幅并不長,只有10余萬字,但它從外國記者的視角看中國抗戰與革命,直觀地反映出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戰道路的艱辛不易與光明前景。正如作者在序中所言,“這本書有助于讀者懂得是什么精神孕育了中華人民共和國”。

                  “八路軍在打仗,打得很艱苦而且打得很成功”?箲鸷笃,國民黨一直嚴密封鎖陜甘寧邊區,而且對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活動竭盡污蔑,造謠八路軍“游而不擊”。中外各界難以同延安建立聯系,更無法了解中國共產黨及其敵后抗日根據地的真實情況。1944年6月,在各方力量的努力運作下,包括6位國際通訊社記者在內的“中外記者西北參觀團”共21人突破封鎖訪問延安。參觀團到達延安后,受到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的熱情接待,并在這里進行了深入考察。

                  愛潑斯坦曾經在國統區進行過長時間的采訪參觀,因此或多或少受到國民黨宣傳部門的影響。到了延安之后,他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斗爭有了全新認識。在考察了八路軍晉綏軍區軍需處后,愛潑斯坦寫下了《為解放提供給養》這篇通訊。其中提到,“這里的武器倉庫里有許多日本武器,比我見到傲然展覽在中國其他地區戰利品陳列室里的還要多,其中有大炮、機關槍、步槍、彈藥、催淚彈和糜爛毒氣彈的圓筒……”顯然,八路軍的軍需物資主要來自戰場繳獲,這讓國民黨鼓吹“八路軍游而不擊”的謠言不攻自滅。作者感慨道:“與國民黨硬說八路軍未和日軍作戰這種造謠中傷相反,八路軍在打仗,打得很艱苦而且打得很成功!蓖瑫r,他們還目睹了八路軍對敵人的兩次襲擊,成功摧毀敵軍碉堡數十座,從而對“共產黨的軍隊和當地居民在華北進行的人民戰爭的性質、深度和各種形式都獲得具體的了解”。

                  在敵后抗日根據地,參觀團還親眼見識到八路軍的英勇作戰。愛潑斯坦在途中遇到一位美國戰斗機飛行員約瑟夫·巴格里奧,他的飛機被日軍擊落,但又幸運地被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發現并救起,正護送前往陜甘寧邊區。實際上,同時期共產黨的抗日根據地共營救了10多名美軍飛行員,史迪威將軍為此還專門寫信向朱德表示感謝。

                  “中國共產黨及其當前的支持者代表的是這個國家最廣泛全面的階層”。在愛潑斯坦眼中,延安軍民那種充沛的精力、堅定的信念和朝氣蓬勃的精神狀態與腐敗不堪、消沉黑暗的重慶國民政府形成鮮明對比,猶如“兩個世界、兩種心境”。特別是在與中國共產黨的領袖和干部接觸之后,他得出結論:“中國共產黨及其當前的支持者代表的是這個國家最廣泛全面的階層!

                  最令愛潑斯坦印象深刻的是毛澤東獨特的領袖魅力。正如書中所言:“融合在毛身上的既有深沉的嚴肅,又有地道的幽默感,既有耐心,又有決心;既有思想,又有行動;既有自信的一面,又有謙恭的一面!泵珴蓶|是可以接近的,并且很簡樸,他會在大街上散步,跟老百姓交談,不帶警衛,拍照不站在中間……寥寥數語,毛澤東的親民形象便躍然紙上。愛潑斯坦在《采訪毛澤東》這篇通訊中還將其與蔣介石作了深入對比。他說:“蔣介石刻板、拘謹、神經質,語言單調,似乎經常處于緊張之中。蔣經常沒有必要地過問過多的煩瑣事物,事后批評他的指揮官做的大小每一件事”,而毛澤東則相反,“他極擅長于委任他人負責某件事,以便他有充分的時間去考慮分析一個更大的遠景。他也擅長于樹立榜樣,總結經驗!睈蹪娝固顾圆惶,國共兩大領導人迥異的領導方式,似乎也預示了這兩個政黨在戰后的不同命運。

                  愛潑斯坦還與朱德、鄧發、聶榮臻和王震等有過密切接觸。他由此了解到共產黨員來自各行各業,有農民、工人、知識分子和軍人,不僅代表廣泛,而且覺悟很高。比如,他提到聶榮臻所在的八路軍115師有個旅長原來是大地主,在家鄉第一個舉起抗日旗幟,后來響應中國共產黨的號召參加八路軍。愛潑斯坦注意到,中國共產黨代表階層的廣泛性主要在于其抗日綱領的正確性。他在邊區遇到了許多非共產黨人士,有“中國各大學的前教授和畢業生、在戰前并無左翼歷史背景的學者、作家等”。

                  “建立獨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國”?箲饡r期,中國共產黨不僅領導廣大軍民進行持久抗戰,而且在各根據地廣泛建立民主政權,施行具有新民主主義性質的大政方針。1944年7月7日,中國共產黨號召中國人民“給予在中國境內作戰的盟軍一切援助,以便在和平、民主、繁榮的新世界建立獨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國”。在愛潑斯坦的書中,我們可以看到中國共產黨為建立“新中國”所作的諸多努力。

                  部隊勞作、軍民平等和團結友愛的邊區生活給愛潑斯坦留下“強烈的第一印象”。他在《對人民中國雛形的最初印象》這篇通訊中談道:“曾經十分荒涼的陜北現在已變成一個實行精耕細作、牛羊滿山、手工業發達的地區。王震旅長身上那身舊軍服和腳上那雙草鞋,比他的許多士兵都不如……”書中還提到,參觀團受邀列席陜甘寧邊區政府和邊區參議會常委會的聯席會議,目睹抗日民族統一戰線政權的運作機制。他后來總結道:“陜北就是一個實驗區,說明甚至在中國最貧窮的地區而且是在處于遭到封鎖的狀況下,也可以軍民聯合起來,在戰時既能全面增加生產又能加強戰爭!痹谒磥,“這里產生了一種別處見不到的全新的中國人——正直、不怕當權者、隨時準備接受批評和新思想……”他認為,干部艱苦樸素、民眾積極參政、政府為民辦事,這是新式“人民民主”的具體表現。

                  在敵后戰場,外國記者們親身感受到中國軍民這股強勁的抗日力量,無不表現出對中國共產黨的欽佩之情。這一點在愛潑斯坦寫給其妻子的信中更是體現得淋漓盡致。信中坦言:“這個邊區遭到包圍封鎖,但并不是一個可憐的地區,而是一個小型的國家,是許多地區的后方,把這些地區都加在一起,那就大了許多倍,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而且邊區人民始終堅信,這里就是中國的未來”。在這里,他仿佛看到了“一個新的國家正在出現”。

                  總之,書中再現了1944年中外記者突破封鎖訪問延安的諸多細節。無論是愛潑斯坦,還是其他國際友人,他們都對中國共產黨及其領導的人民力量由衷地表現出強烈好感!

                  盡管國民黨處心積慮安排種種限制,但“中外記者西北參觀團”的延安之行卻是一次突破,對世界輿論而言具有重要意義。在此之前,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中所表現出來的堅強領導力和頑強戰斗力長期以來一直被國民黨的謊言和新聞封鎖所掩蓋。但隨著一篇又一篇的通訊發往各地,中國共產黨的世界形象已大為改觀,中外各界逐漸認識到:這場戰爭最后的勝利一定屬于中國人民,而戰后必將是由共產黨領導建立一個新的中國。對于愛潑斯坦來說,這次非同尋常的考察經歷給他留下終生難忘的深刻印象。在以后的工作中由同情轉向支持、由支持轉為信仰,始終與中國人民戰斗在一起,愛潑斯坦在1957年加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1964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成就了中外交往史的一段佳話。

                  (責編:萬鵬、劉圓圓)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學習大國”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

                  微信“掃一掃”添加“黨史學習教育”官微